主页 > 新闻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时间:2019-10-13 来源:LC美食记

浮躁的综艺咖持续热门,能够留给音乐人们的空间着实不多,之前我们写过终于有一档节目给梁博这样足够沉默的男生舞台,相当珍贵。emmm,《我是唱作人》已经赛程过半,手握在总决赛入场券的梁博、热狗、曾轶可可能有点蕉绿。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一边,昔日队友王源、萨顶顶、汪苏泷悉数止步。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另一边,下半季唱作人的阵容已经公布:胡海泉、周笔畅、常石磊、金志文、白举纲、钱正昊、王以太、白安。随便一个名字都让人很上头!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还有刚刚官宣的补位歌手郝云!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比起各种音乐节目,这个名单真的已经没办法用词语来形容,已经预言了当下乐坛的顶级名场面即将亮相。如果一定要形容,那就是有生之年的顶级神仙打架了!

1、群神上阵的名场面要来咯!

《我是唱作人》的上半季已经尘埃落定,梁博、热狗、曾轶可的胜出让许多“粉丝”都站在凳子上打电话。然而,这场比拼真的没有比赛的紧张感,王源、汪苏泷到陈意涵在音乐性上的成长一样让人兴奋,被认定逐渐萧条的音乐圈里不缺流量的裹挟,音乐人的坚持和浮躁不挂钩才是闪着光!就如热狗所一句话里透露出对舞台的珍视:“我只想留下一个很燥的现场。”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当然,要祝贺的话还太早,预备着要拿出自己最佳作品的梁博和热狗并非在盲目准备。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我是唱作人》下半季的阵容公布后,社交平台就“炸”了。让我们来数数这些“大神”。

胡海泉

一曲《最美》让胡海泉和陈羽凡组建的组合“羽泉”跻身华语音乐一线,出道多年后又一同拿下第一届《我是歌手》的“歌王”。都已经是“歌王”了还来参赛,你说刺激不刺激?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周笔畅

2005年的《超级女声》比赛中,周笔畅就表现只能说相当稳,夺得亚军出道。出道十年后,以顶级歌手的身份杀入第二季《我是歌手》的“歌王之战”。现在她又以唱作人的身份让《我是唱作人》再添一名女将。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金志文

金志文本身就是专业的音乐制作人,也是许多当红歌手的御用音乐制作人。关键是他自己也能唱。2012年他在《中国好声音》败给梁博获取全国四强的名次。多年后,又以终极踢馆歌手身份,跑去第四季《我是歌手》踢馆。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常石磊

这是一个音乐作品的知名度远远大于本人的专业音乐制作人,随便说两首歌,都是家喻户晓的级别比如黄龄的《high歌》和唱响北京奥运会的《我和你》。同样,他也是林忆莲等众多一线歌手的御用音乐制作人。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白举纲

之所以能被舒淇收为“小老弟”,也是因为有点“怪咖”,生活中乐于当农夫竟然喜欢自己种菜,但玩起音乐来却野性十足。难怪每次小白一唱歌,舒淇都会全力打call。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钱正昊

在《偶像练习生》中成了导师李荣浩最爱的vocal之一,名次也不低,拿了第11名。才17岁就敢跑去《歌手》踢馆,2018年考入伯克利音乐学院,成了王源的校友。

真.少年可期。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王以太

热狗亲手选出来的新生代rapper,人称王闪火。吴亦凡战队昔日的小骄傲,在2018年《中国新说唱》全国总决赛中成为6强的说唱歌手。“我一直看着你、看着你”听一遍就忘不掉。

很明显,这是冲着热狗来的嘛,如果王以太闯入总决赛,昔日师徒对拼的画面想想都很华丽。老阿姨的表情包又可以更新了。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白安

相比以上几位,白安是位小众歌手。从16岁时就开始在网络上发表多首音乐作品。2008被著名音乐人李宗盛发掘后出道。大家都知道,被李宗盛挖掘的现在都是华语歌坛的一线唱将了,白安能入李宗盛的法眼,不需要多言。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还有刚刚官宣的补位唱作人“民谣老炮儿”郝云。

作为“京味摇滚”的代表人物,郝云的民谣音乐独具特点,曾被冯小刚倾点亮相春晚,成为当下各个音乐节的热点之一。除此以外,他还已经是导演宁浩御用音乐人,妥妥的创作与演唱气力并存的唱作人了。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2、除了神仙打架音乐也要打架

诸如《歌手》或是《我是唱作人》,因为不同类型的音乐人汇聚一堂,有了竞技的形式,排名总是会成为焦点。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但和其他的音乐节目不同的是,《我是唱作人》最有意思的是battle。管你是什么类型的音乐,什么风格的音乐,上来battle再说。

所以你会看到王源对阵热狗,清新校园民谣PK Rap;汪苏泷对阵梁博,小电子风音乐PK摇滚音乐;甚至还有热狗对阵手萨顶顶,这是目前画风最清奇的一次了,rap PK 世界音乐。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就像是武林大赛,就一个擂台,管你是什么门派,用的是什么武功,擂台内,虽然目标是争夺武林高手,但高手过招时,哪有那么多在乎成败,更多是切磋交流的机会。

擂台外,则是却吃瓜群众热血沸腾欣赏各门派的独门绝招。梁博和王源battle时,就道出了作为参与者对这个表演最直观的感受,没有谦让,而是努力拿出最好的状态才是给对方的尊重。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到了下半季的唱作人名单里,风格五花八门。这场即将开始的神仙打架,对于看客们来说,是可以领略到不同音乐形式的碰撞了。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先来说说白安、常石磊、郝云和王以太。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这四人各有自己的音乐风格,白安是民谣,常石磊擅长流行乐,郝云的摇滚,王以太是说唱歌手,但他们四个的共同点都是在各自的音乐类型领域中创作能力都相当了得:

  • 白安,16岁就开始写歌,出道后作品获过多个含金量很高的奖项;
  • 常石磊,业内最富盛名的年轻音乐制作人之一,林忆莲、蔡健雅、莫文蔚的专辑都邀他创作和制作;
  • 郝云的民谣式摇滚已经成了各类音乐节最能招揽乐迷的歌单,他写的《活着》、《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儿》等歌曲都已经是业界优质的代表。
  • 王以太,尽管在“新说唱”的全国总决赛中获得第6名的成绩,但他词曲创作能力比他的表情包丝毫不逊色,反正总会记得他“一直看着你、看着你,目不转睛”。

但四位音乐人还有一个共性,则是享受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畅游,他们都有过被大众熟知的机会,郝云歌里唱过“今年上了个春晚,突然好多人和我有缘”,可他却突然想起理想这个词儿,要找他的春天。反正郝云在春晚之后,完全无意接洽诸多商演,闲云野鹤的继续唱着他的理想,音乐里总是不缺北方汉子的小确幸。

常石磊也是同理,综艺节目里的他因为独特唱腔不缺人气,自己原本就已经有了大把铁粉,但还是心甘情愿回到幕后当制作人,甚至连歌迷都曾为他捉急。粉圈思维不能套用在常石磊身上,也不能套用在王以太身上,《中国新说唱》后,小伙子埋头就开始写歌,以至于陈楚生拉着他来《歌手帮唱》都是因为看不过他太过低调。

头顶李宗盛爱徒、五月天师妹的光环,白安出道11年了,你可知道?如果说她有艺人思维,那肯定是另一番景象了。

下半季的首发唱作人中,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是绝对的门面担当,他们之间也有神秘的共性点。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从2005年的《超级女声》巅峰时刻出道,周笔畅当年身边的小伙伴是李宇春、张靓颖,给她们拉票的“粉丝”开辟了国内娱乐圈的又一个新纪元。

口头禅依然是“呃”,出道14年不缺关注,但是周笔畅愣是把自己活成了半个圈外人。其他人忙着跨界、结婚、生娃,她忙着玩设计、写歌还有摄影。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与当初一同出发的李宇春致力从时尚圈里找契机,张靓颖瞄准影视歌曲发力不同,周笔畅的定位因为先后两次解约风波而被耽搁。其实她这几年的歌真的不缺优质的作品,但随着整个音乐圈的萧条,多数人说起笔笔还要数到“超女”,还有婚庆必备的那首:“我拥抱着爱~”!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周笔畅会唱歌毋庸置疑,出道14年,再用“超女”来形容她不够贴切。已经从短发小囡变成如今精致的猪猪女孩,她其实在音乐上和时尚角度都有自己的态度,而只是被认定是初代选秀人气鼻祖,她和李宇春一样都面临彻底从光环走出的过程,她其实有很多歌都相当耐听,如同宝藏等待被更多听众了解。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作为下半季的大前辈,如今“单飞”的海泉是大师兄。而和周笔畅永远被定格在“超女”一样,他身上“羽泉”的光环太浓。多少人知道《最美》,会唱《彩虹》,却喊不出胡海泉的全名,他一直都藏在了组合名的“泉”字背后。

从羽泉到海泉,这也是他面临的新挑战,被歌坛定义了20年后,他的挑战和新人也有相似处。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没有周笔畅站在选秀巅峰时机的幸运,但是白举纲却踩到了“快男”上星播出的小尾巴,和华晨宇、欧豪一起挤进了2013《快乐男声》的前三甲。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只是选秀真的只是一个开始,与周笔畅一样,说起白举纲还是会提及“快男”,总会说起站在他身边的华晨宇,还有竭力挺他的陈坤老师。可是陈坤在“快男”后已经新戏颇多,华晨宇从呆呆的“火星人”变成了能力过人的新生代唱将,外界却并没有更多人了解到白举纲已经组了自己的乐队发行了专辑《野草》。

或许白举纲背着吉他给赵薇、舒淇伴奏让许多人有印象,但他的音乐也值得更多人了解呀。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说起来,周笔畅、胡海泉和白举纲似乎没有交集,但他们又有着不谋而合的难题。已经不缺认知度的三人加入《我是唱作人》,其实是第一次集体甩掉了娱乐圈的各种标签,回到了个人的音乐本身。这是他们都极力寻找的。

如果说,郝云、常石磊都在努力的回归到音乐人本身,金志文则是反其道而行的人。在《我是唱作人》上半季中,高进在淘汰前,曾一直强调幕后音乐人的艰难。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这份艰难也曾是金志文的过去,虽然在“好声音”后际遇有了大幅改变,本是专业唱作人的金志文极力从音乐人变成歌手的路上还是有许多结界。他上过《歌手》,也亮相过许多综艺,不缺人认可他真的很会写,他更在意大家能认可金志文很能唱。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所以说下半季是神仙开会一定都不过分,即便是年龄最小的钱正昊也是手握伯克利大学的入学通知书,从《偶练》杀到《歌手》又杀到《我是唱作人》可以说是青铜晋升王者。才18岁的小伙子就像所有初生牛犊一样,胸有一个勇,而且极力希望证明自己的独特唱腔。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从下半季的唱作人名单里,粗看会感觉竞争接近白热化,但是细看又发觉竞技感却削弱了。为什么呢?因为本就是不同路数的成熟音乐人,每个人都带着独门武器,对于舞台的希冀有相同也有不同。所谓比拼是外界看到的热闹,而已。

3、低迷的音乐圈真的需要神仙们开场会

早前,我们在写梁博时,也有宝宝好奇在慢综艺遍地的当下,音乐类竞技是否还有号召力。目前《我是唱作人》上半季播完,结果无需多言,音乐本身任何时候都不会萧条,也能瞬间抓住人心。梁博的曲,曾轶可的词,好到让人必须盘他!

关于华语音乐圈萧条已经是老生常谈,唱片的萎缩、选秀的冲击等等都被音乐人们认定是原因。可是这些都不能成为音乐本身低迷的理由。从热狗、梁博、毛不易和曾轶可的一首首新歌得到认可后,大众对于好的音乐依然求之若渴,并非所有人都只想去浪漫的土耳其。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so,下半季的人员名单公布时,更多乐迷们都感触“神仙打架”,其实更不如说“神仙开会”。民谣、摇滚、说唱、流行、电音等等不同的音乐形式汇聚是目前综艺圈里稀缺的融汇。不需要争关注的周笔畅、胡海泉和完全不屑于大众认知的郝云等汇聚,他们在乎输赢吗?肯定会在意,但并非绝对的目的。对于音乐人来说,这群人共同的目的是希望引更多人关注到音乐本身。

用粉圈思维来理解他们太浅薄,就好像18岁的王源从来都被认定是流量圈的小骄傲,但是粉丝们争夺的光环却成了他的束缚。因为歌手梦而加入TFboys,他又怎么会料到后来的爆红会让很多人都误解他的音乐。一张标签盖过所有,变成了他成长的烦恼。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雨果曾写过:“误解是盗贼”。

所以当王源在舞台上唱《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时情绪失控洒泪,被误解、被贴流量标签的他在看似风光背后的内心感受确实并不为外界所知。

但也如梭罗曾说“放弃偏见永远不会为时过晚”。当站在因与人的角度来看,18岁玩转各种乐器的王源是用了心思和时间在专业上的。然而如果没有专门展示的舞台,他的技能也都淹没在偶像剧和综艺的浮夸背后。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因为唱片业的萧条,华语流行乐坛的近况确实让许多音乐人都不得不变成综艺咖,因而才能有机会继续唱歌。诸如王源这样的顶级流量,也逃不出这样的运营方式,这也就是为什么郝云、常石磊这样的音乐人从一开始就选择安静的呆在小圈子的原因。

周笔畅、胡海泉、白举纲,他们在乐坛里正经历着相同的尴尬

在翻唱遍地、蒙面作秀的当下,音乐人本身的领地值得爱惜。那么周笔畅、胡海泉、郝云等等“神仙”开个会就有必要了,让更多人明白音乐人们依然还是创作力满满,大家不必担忧流行音乐本身陷入低谷,这才是意义伟大。

如果一定要给神仙们齐聚的名场面定个小目标,那么就更新一部分K歌时固定不变的歌单吧,老歌固然很好,但久了也难免唱不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