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解密全球金融科技十大趋势

时间:2019-05-30 来源:LC美食记

诚如其字面意义,“金融科技”这一新兴词汇代表着“金融” 与“科技”两个世界的碰撞与融合。发展至今,金融和科技的深度结合既创造了协同,也带来了颠覆。当今全球范围内庞大 的投资金额凸显了金融科技这股颠覆力量的规模和速度,然 而其背后蕴含的商业前景却不得一概而论,仍需接受时间和市场的考验。本文将深度剖析全球金融科技的十大新趋势。


全球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增长是衡量颠覆规模和速 度的重要指标。2018 年,全球金融科技风险投资总额预计将高达 308 亿美元, 较 2012 年增加 283 亿美元(图 1)。不少金融机构以投资者身份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并通过合作实现协同效应。


值得注意的是,亚洲地区的投资规模越来越大,平均交易规模几乎比全球均值高出一倍。不少金融科技公司的高估值也引来众多关注:去年,众安保险 IPO 估值达 110 亿美元,吸引了不少眼球;而蚂蚁金服正在启动 Pre-IPO 轮融资,完成后公司市值将达1500 亿美元。


然而,庞大的投资总额却让人忽略了暗流涌动。能够上新闻、博眼球的都是有关交易规模、IPO 以及最新“酷炫”(且通常是受追捧的)技术的内容,流行热词比比皆是,难以区分现实与炒作。这些投资数据也无法体现老牌企业的反击和回应。


目前市场对于“金融科技公司”有四种定义,各自看法截然不同(见图2):

定义一:金融科技公司(FinTechs)是指试图使用全新方法和创新科技进入金融服务领域的新入市者、初创公司和颠覆者。它们意图打造类银行的经济模式,获客成本是其主要挑战。


定义二:金融科技公司(Fintechs)是指正在通过重大技术投资改进服务、应对竞争威胁和捕捉投资合作机会的传统金融机构。


定义三:金融科技公司(finTechs)是指由通过金融服务巩固客户关系的技术公司所构成的大型生态圈。它们的公司规模优势可以规 避定义一中提到的获客成本挑战,因此可以直接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如蚂蚁金服),也可以与老牌企业合作(如苹果支付)。

定义四:金融科技公司(fintechs)是指向金融机构销售基础设施的供应商,帮助金融机构变革技术堆栈,实现数字化和现代化,改进风险管理和客户体验。

麦肯锡认为,这四种定义下的金融科技公司面临截然不同的商业前景。从能力差异化的角度来看,基础设施供应商型金融科技公司的成功概率可能高于颠覆型金融科技公司,因为后者必须解决获客成本这个问题才能实现业务模式扩大。随着金融科技在各大市场逐步推进,传统型金融科技公司面临的主要挑战可能来自大型科技生态圈型同业,后者的举措将构成一定定价和利润率压力。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金融机构大力投资构建数字化产品和技术能力,转型成为技术驱动型金融科技公司。


全球十大金融科技趋势

 

1.    各地区实现颠覆的难度不一

在颠覆型创业公司中,能做到销量和收入临界规模的较少,而实现盈利的则更少。新成立的创业公司获客成本太高,而对那些试图强势进入贷款业务的企业来说,资本成本和资产负债表规模限制可能非常大。


与其他行业类似,无论是小公司还是大型科技公司,在市场规模、结构和监管要求等方面面临的地区差异深刻影响企业的颠覆力。中国的监管体制更宽松,这也促成了蚂蚁金服等科技巨头构成的生态系统直接进入、重塑了财富和资产管理模式,这在美国是很难做到的。事实上,对于那些被动应对的传统企业来说,监管多少是一种很有力的保护措施。


由于各国内部以及欧盟等区域集团内部监管较为复杂,可能会造成颠覆者在区域内“赢家通吃”的局面。因此金融科技企业需要在每个地区加大投资合规,而不是试图“一步走向全球”。拿汇款业务举例,某欧盟成员国的监管审批可以在其他 27 个欧盟成员国通用,此举能鼓励许多英国初创的跨境支付公司率先向邻近的欧盟国家扩张,省下监管开支。向美国扩张除了需要额外的监管投入,还需要获得各州政府的汇款许可,导致在美国扩张的欧洲运营商面临更加繁琐的监管流程。


随着金融科技市场的日益成熟,那些已成功在区域立足的颠覆者最终将会瞄准国际市场。颠覆者在进入新市场前必须适应新的市场动态和政府法规,承认地区差异,谨慎选择合适进入的“战场”。

2. 人工智能代表的是有意义的迭代进化,而不是巨大的飞跃


人工智能及其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应用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然而,并没有多少可以推广应用的独立人工智能用例。相反,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像机器学习这样的高级建模技术对金融科技中的传统分析技术进行补充。人工智能前景光明,但可能更像是一种迭代进化,而不是以新数据源和方法为行业带来大步跃进的技术。


许多信用承保颠覆者声称已经实现人工智能分析替代海量数据来源,覆盖手机号码到社交媒体,但尚未取代传统的信用承保方法。同样,在许多情况下,类似还款历史的传统标记在预测信用方面仍然要优于社交网络聊天记录,尤其是在信用记录和信用机构体系较成熟的市场。消费贷款平台越来越多地采用迭代式机器学习方法稳步改进业绩,而不是一步跨越到新的人工智能方法。


最终,在短期内能够推广和盈利的获胜者可能不是那些建模方法最新、算法最复杂的公司,而是那些有能力把先进分析和独特数据源与现有业务基础相融合的公司。


3. 执行力和可靠的商业模式将逐渐超越单纯引进技术


金融科技创业公司一直将“把事情做完”奉为箴言,最优秀的创业公司已发展为可以快速交付产品和营销活动的执行机器,无需进入新的技术领域。数据驱动的迭代加上早期和持续的用户测试,为这些企业创造了强劲的产品市场。


虽然引入新技术振奋人心,但执行的复杂性和需求的不确定性意味着交货时间漫长,几乎没有机会确认业务模式。以跨境汇款市场为例, 该市场一直由大型老字号企业主导,例如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是一家业务遍布全球的公司,金融科技公司在国际汇款这个市场上不惜重本宣传,却仍然没有一家基于区块链的转账公司做到了能与 TransferWise匹敌的规模,后者在传统支付框架上建立了数字业务。 作为业内最成功的颠覆者之一,TransferWise 重点关注良好的用户体验和独特的营销活动,实现快速增长并成功颠覆该领域。


另一个超越单纯引进技术的案例来自华尔街。2016 年,高盛的在线借贷平台 Marcus 以意外搅局者的身份进入了消费金融领域。时至今日,这家刚创办两年的公司面向美国民众放出的贷款总额已经超过了30亿美元。在如此优异成绩的背后,高盛持续关注平台发展,利用成熟的数字销售、营销技巧以及传统的计分方法,助其在短时间内成为领先的消费金融提供商。


4. 资金选择更谨慎,业务基本面审查更严格


投身金融科技创业热潮多年后,投资者越来越谨慎。尽管总体融资仍处于历史高位,但全球各地的科技投资者越来越重视规模和利润成长 性较好的成熟企业,不吝投资。根据 TechCrunch 数据显示,尽管风险投资总额有所增加,但 2017 年早期,金融科技创业公司的投资交易数量只有 6000笔左右,较 2014 年的峰值 1.3 万笔减少了一半以上。在融资门槛不断上升的环境下,盈利模式不清晰的公司正面临着风险。


一些知名多金的金融机构尚未开发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可能需要快速找到一条收入更可观的道路,以便未来继续吸引资本,这一点在挑 战型数字银行中尤为明显。一些公司已经筹集了大量资金,但仍难有 效盈利。还有一些公司由于许可证和监管方面的复杂性,在经过一段较长的开发期后,仍未能开发出经常账户产品。


许多小规模颠覆者需要长期、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方能产生收入,而要消费者真正接受创新的商业模式需要时间。有不少人已经充分意识 到了这一趋势,并迅速采取应对措施,通过创新手段寻找替代资金来 源。例如,一家叫 Ripple 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金融科技公司成立于 2012 年,迄今为止已募得9400 万美元融资。


Ripple 的自有专利加密 货币 XRP 可以作为传统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融资模式的替代资金来源,虽然尚未在行业内大规模普及,但 Ripple 积极主动地通过大量“概念验证”展示其加密货币的能力,而桑塔德银行(Santander)最 近就发布了一款基于Ripple 的跨境支付应用。这就是一个十分典型 的案例。


5. 良好的用户体验不足以构成安全网


以前银行的网站比较繁琐,又没有移动设备兼容版本,给颠覆者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新晋公司可以通过开发一款可用性强的应用,以良好的用户体验(UX)赢得客户。然而这种黄金时机并非一成不变。大多数的金融机构已完成零售用户体验转型,它们的移动应用设计一 流,功能全面。良好的用户体验已经是一种常态,客户需求正逐渐转向越来越多样的金融科技产品。


Robinhood 推出了一款能够简化股票交易的零佣金移动应用,简单易上手、用户体验极佳。一开始,公司通过用户账户现金余额投资获得收入,此后公司不断创新,在 2016 年底推出了“Robinhood Gold”付费服务产品,每月最低只需 10 美元,即可开通保证金和非正式交易时间外交易功能,深受客户青睐。


当然,光是靠简单、易用和免费已经不够,新晋初创企业要不断推出更有力的防御措施与老牌企业抗衡。

6. 老牌企业逆袭反击


在2015 年的致股东信中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 • 戴蒙(Jamie Dimon)宣布“硅谷来了”,他明确在信中表示:“初创公司正在研究 传统银行业的各种替代方案”,而银行也“有强烈合作意愿”。


事实上,传统金融机构不再只是旁观者,而是已经开始用各种方法改进其产品或服务。例如富国银行(Wells Fargo)最近增加了一项业务预测功能,对账户信息和客户行为进行分析后,可通过多达50 余项提示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财务指导和洞见。


尤其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老牌银行在最初面对金融科技入侵者时反应迟缓,多少是由于担心其稳固的传统业务遭到蚕食。但这些传统 银行的风险承受能力更强,已经有不少企业涉足金融科技,在非核心 业务或区域性业务试水数字产品。


高盛推出的消费贷款平台Marcus 或许是投行进军数字领域的最著名 案例。智能投顾也是老牌企业反击的一个领域,瑞银在部分市场推出 智能理财平台Smart Wealth,实力进军提供简单理财服务的智能投顾领域。2017年,摩根士丹利在美国推出了数字财富管理平台 Access, 最低投资门槛为 5000 美元,美林银行也于同年推出了类似产品。


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和先锋集团(Vanguard)是最早一批积极应对“智能投顾”趋势的金融机构,它们利用一些客户资源在过去几年迅速发展。要推出这些产品,传统金融机构还需要在内部培养人才、能力、结构和文化。如图3 所示,颠覆者当前的资产管理规模比传统金融机构要小得多。


7. 颠覆者与老牌企业合作越来越多


前文提到,杰米• 戴蒙(Jamie Dimon)在信中所书的“强烈合作意愿” 绝非妄言。他在2017年的致股东信中详细阐述了大摩的数字战略,并指出与颠覆者合作是银行提供产品服务和客户服务方式的关键,如大摩与OnDeck、Roostify 和 Symphony合作就是很好的例子。


荷兰国际集团(ING)是另一家通过合作创新的银行。该银行为比利 时的一家初创企业启动了金融科技村(FintechVillage)加速器项目,并委派一名全球金融科技主管专职负责监督推进相关战略。2017年,ING 成立了资金总额达三亿欧元的 ING Ventures 基金,专注于金融科技投资,并在过去三年与115家初创公司开展合作,同时与其投资的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例如,通过投资借贷平台Kabbage,ING 将其业务与该平台相结合,在欧洲各国推出中小企业贷款服务。



这一趋势在中国也相当明显,独特的互联网金融格局催生了大型金融科技生态圈,这一点异于欧美同业:中国金融机构不是与颠覆者合作,而是与大型科技生态圈参与者合作。2017年中国四大行都至少与一个生态圈参与者建立了合作关系。中国银行与腾讯建立了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而中国建设银行、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则共同签署了一份三方谅解备忘录,共商如何将银行体验数字化。


各方均可通过这种合作模式进行能力互补从而受益:创业公司有更快的反应速度和更高风险承受能力,在应对市场变化时更加灵活多变;大型生态系统参与者基于核心互联网业务拥有庞大的粘性客户群,适合开展交叉销售;老牌金融机构虽然长期积累了大量客户数据,但对待核心业务却更加谨慎——随着金融业部分领域越来越规范,老牌企 业的合规和监管能力将更有价值。

 

8. 基础设施金融科技公司高收入,但销售周期长